萨索洛对费拉拉spal

曹吟葵先生二三事

2019-06-21 16:35 來源:昭通新聞網



◆ 曹阜金
 
我的書房放著一本《吟葵詩文選集》,這是1999年原昭通地區文聯為曹吟葵先生出的一本集子。那時,我在原地區文化局工作,從事新聞出版管理工作,有緣拜讀。因為這本書,讓我得以認識曹吟葵先生。

從這本書里,我知道了很多關于昭通這塊土地上發生的事。吟葵先生寫的《昭通經濟開發簡史》很有見解,印象尤深。這篇文章,寫的是經濟,說的是文化。該文把昭通歷史上最輝煌的兩個時期——朱提與昭通的情況介紹得十分詳細,也是我最早見到把漢朝時期昭通的文化以朱提文化來命名的文章。生活在昭通這座小城,曹先生對昭通中興的描述,更讓我這個初次觸摸昭通歷史的人佩服得五體投地。或許,是曹吟葵先生的這些文字,激發起我對地方文化的興趣,才會有后來我對昭通文化的一些淺見。

真正認識曹吟葵先生,是在2006年夏天。對昭通歷史多少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,龍家祠堂是龍云的家祠,大約1931年開修,1936年建成。家祠雕梁畫棟、龍飛鳳舞、器宇不凡,加之外面的走馬城墻,蔚為壯觀。家祠的價值不僅于此,還在于建筑方面,其設計精巧,風格獨特,中西合璧,是家祠建筑中的精品。新中國成立后,該建筑收為國有,有多家單位先后在此辦公,盡管遭受過多次破壞,但是家祠的整體風貌還是保存了下來。可是,自1995年原昭通地區財校搬進城辦學后,不到十年的時間,龍家祠堂就斑駁不堪,大殿內雜草叢生,由于長期風吹雨蝕,瓦漏椽朽,金包銀的土墻禁不住風雨的摧殘,西南角、東南角墻體有多處傾覆垮塌。作為一處珍貴的文物保護單位,龍氏家祠的現狀令人堪憂,地方人士多方呼吁,人大代表十分關切。2005年,昭通市委、政府決定斥資修繕。2006年6月1日,工人們在拆除舊構件時,從板壁中發現了幾塊刻有文字的木板,但木板上刻的文字到底是什么,他們卻認不出來。6月20日,原市文體局請了幾個地方史專家到場辨認,其中,就有曹吟葵先生,還有原地區文聯主席、書法家張正華。我因為在原市文體局工作,也有機會隨行。

在一間改為教學用房的教室里,我們見到了拆下來的幾塊匾。曹吟葵先生一見到匾額,迫不及待地探下身去,小心翼翼地用紙拭去塵垢,仔細辨認題款,又與張正華先生一起琢磨討論。經過仔細辨認,確認一塊匾是“遺德孔長”,一塊匾是“錫類垂型”。看完匾,大家建議曹先生寫點文字,解讀這兩塊匾。曹吟葵先生轉過身來看看我,說:“這個事阜金可以做”,我再三推托,曹吟葵先生執意叫我來研讀,我只好應承下來。龍氏家祠修繕結束后,這兩塊匾經過修復,重新放置在家祠的大殿上,而我也不負曹吟葵先生所囑,對這兩塊匾,以及家祠正殿那塊“封鲊丸熊”牌匾試著作了解讀,一并登在了當年的《昭通日報》上。

后來,與曹吟葵先生的聯系斷斷續續。每年底,市委、市政府看望文化名家,我會充當聯絡員,有見著曹先生的機會。2009年,因為搞昭通博物館陳列,經常請曹吟葵先生出山,為博物館的陳列布展把脈。前幾年,市里要命名一批市級文物保護單位,或者要申報一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,也會請曹先生來當專家評委,提提意見。

曹先生做事情非常認真,每次參加這樣的活動,必然帶著問題來,既要講昭通深厚的歷史,也會結合當今時勢建言獻策,發言中肯,有時還會提供書面的材料。當然,遇著一些不同的意見,也會與大家認真討論。他對待事情的態度,就像他對待歷史的態度,如切如磋,一絲不茍。

當對地方文化有了興趣后,《吟葵詩文選集》是我翻得最多的一本工具書。從字里行間,除了舊體詩詞,我對吟葵先生關于歷史、考古的文章特別著迷,也從那些篇章中看到吟葵先生治學的嚴謹。這本文集,除了大量的舊體詩詞,曹先生把他寫的關于昭通考古和歷史的文章放在了最前面。第1篇就是《唐摩崖》,是關于豆沙關袁滋題記的系統介紹,發表于1956年的《昭通報》上,第2篇是《云南昭通專區東漢墓清理》,發表于1957年《考古通訊》第4期,《昭通縣白泥井發現東漢墓》發表于1965年《考古》第2期,《云南昭通發現東漢“孟琴”銅印》,則發表于1975年《文物》第五期。這幾篇文章,發表周期前后20年,篇幅不長,卻可以看到曹吟葵先生對地方文化的熱愛與執著。1956年,曹先生才三十多歲,對地方文化卻有這樣的認識與理解,后來,曹吟葵先生有很多的精力也是花在了對地方文化的搶救與保護上。比如,對李藍起義的調查研究,曹先生是很用心用情的,整篇文稿近6萬字,洋洋灑灑,在那個資料匱乏、條件很差的年代,能有這樣的成果,難能可貴。

曹先生對地方文化的貢獻,還表現在他對“昭陽八景”的梳理上。乾隆嘉慶時期,就有“昭陽八景”的記載,叫“龍潭映月、錦屏彩霞、花嶼酒壚、紅山鶯聲、九龍奪珠、八仙倒海、柳閘含煙、利濟浮光”清朝末期,昭陽八景又有新表述,曹先生加以梳理,即“龍洞吸月、花鹿食蘋、珠泉涌碧、寶山環翠、雨公云鬟、灑漁煙柳、鳳嶺飛霞、恩波蜃影”。對每一處景致,曹先生都作了細致的介紹與描繪,新“昭陽八景”日漸深入人心。近年來,昭通城的建設日新月異,曹吟葵先生又激情滿懷,與時俱進,于2017年概括了最新的昭陽八景,即“灑漁鏡泊、龍洞林泉、古亭晨曲、鶴舞高原、涼峰云蔚、鳳嶺朝暈、海樓翰采、漢儒瓊碑”。梳理的過程,足見曹先生對地方文化的熱愛與探索。

或許,就昭通文化而言,不能把曹吟葵先生與張希魯先生、姜亮夫大師相提并論,但曹先生對昭通文化的貢獻也是不容忽視的。我知道,曹先生是在原昭通卷煙廠退休的,退休前是副廠長,當時的“兩煙”是昭通地區的支柱產業,對地方的經濟社會發展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。但比起經濟的成就來,曹吟葵先生對地方文化的貢獻更大,他和其他的文物工作者一起,把掩埋在昭通地下的文物發掘出來,展示于天下,使后人對昭通的過去有了更清晰的了解,增加了對昭通歷史的熱愛與敬畏。我認為,曹吟葵先生于地方文化,是具有柱礎的地位和作用的,曹先生在做學問方面求真務實、孜孜以求的態度,激勵著后來的人們繼續向前,向歷史的深處走去。

曹吟葵先生還工于詩詞,是中華詩詞學會會員,晚年,與地方詩友詞人交流頻繁,吟詠頗多。我不諳詩詞,對曹先生詩詞上的貢獻,不敢多言。曹先生做人低調,創作內容頗豐,常有文字見諸《昭通日報》《昭通政協文史資料》等報刊,但卻未見曹先生把這些作品公開出版,本文提到的也是源自我所見的《吟葵詩文選集》,也就是一本內部資料而已,但這絲毫不影響曹先生在我心中的地位。

后來,曹先生年事已高,行動不便,而我的工作發生變動,與曹先生見面的時間就少了,聯系也少了起來。今年5月,忽然聽到曹吟葵先生溘然長逝的消息,我不禁悲慟不已。屈指算來,曹先生享年91歲,當為高壽,人之生死,本有定數,走也自然。但于昭通文化界而言,又失去了一位師長,豈不悲乎!

想起了曹先生,所以寫下了上面這段文字。
主編:彭念敏  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58276  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主編:彭念敏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標簽 >> 文學 閱讀昭通 群山 
    萨索洛对费拉拉spal 三公怎么玩详细介绍 福彩组选6奖金是多少 三式投注什么意思 北京pk10骗局 新疆时时官网 时时彩人工计划 双胜彩是什么意思 澳门五分彩 pk10赛车9码计划倍投 什么是澳门时时彩 可以提现的棋牌官方 红马计划怎么样 网上百家刷流水方法 赛车34567必中技巧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