萨索洛对费拉拉spal

母親的“社保卡”

2019-06-06 09:42 來源:昭通新聞網

 ◆陳永明

新年剛過,離春節還有一段時間,我照例在周末回鄉下老家,看望80多歲的母親。

那天,剛進家門,母親便神神秘秘地翻出一樣東西:社會保障卡。母親說,我也有這種“卡”了,可以看病、領養老金、領老年補貼……應該是和以前的“存折”一樣。母親叫我把它帶回城里,在銀行自助取款機上幫她看看,原來那“存折”里的錢還在不在、轉存上去沒有,現在這“卡”上有多少錢了。

言談間,母親那爬滿皺紋的臉上,是滿滿的自豪感。

是啊,在如今“卡”行天下的年代,“卡”似乎都成了身份的象征。諸如儲蓄卡、信用卡、購物卡等。雖然我不趕時髦,除了一張必須的身份證外,也有幾張必須的公務卡、工資卡和社保卡。刷卡消費,也成了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一種時尚,也是發展的必然趨勢。

原來,母親在幾天前感冒了,去村上的衛生室請醫生看病,打了針,開了感冒藥。母親是帶著“卡”去的,“新農合”報了賬,自己交了20多元錢。母親接著又補充說,那是她自己平時的零用錢,都沒問子女再要錢了。是啊,母親也有自己的“小金庫”了,這是在計劃經濟年代,想都不敢想的。

母親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,生于1935年,也就是毛主席寫《七律·長征》那年的4月出生的。母親的老家在金沙江邊的永善縣務基鎮錦屏村海口村民小組,老地名烏木寨。外婆劉李氏養育了母親4姊妹,母親為老四。母親7歲多時便隨外婆逃難到了現在居住的新拉村柏楊村民小組,被她早年遷居在此的大叔、大嬸收留,并擠出一間“牛圈”供外婆和母親臨時居住,母親則幫忙放牛、割草,做些臨時家務。1950年4月永善縣城解放后,當時16歲的母親便被“搶親”到了同村的胡家橋,做了給我生命的母親。

母親說,她從未見過自己的公婆。當年,我的父親和伯父兄弟兩人,住在一個四壁透風的茅草棚里,靠給大戶人家放牛、幫工為生,缺吃少穿是常事,一條好一點的長褲子,父親和伯父出門輪著穿,日子十分艱難。父親成家后,伯父另立了門戶,不久又張羅著,把在鄰社周家當丫鬟、做“廚娘”的伯娘“搶”了過來。那以后,父母和伯父有了他們各自的歸宿。好不容易熬過了“三年困難時期”,父母便開始改造破爛的茅草屋。我出世那年的10月底,正好是老家那排土坯房快要竣工的日子,早上都在為幫忙修房的鄉親做飯的母親,下午便在家里坐起了“月子”。母親常說,我來得正是時候,新房子修好了,續“香火的”我也降生了,讓父母感受了“雙喜臨門”的喜悅。第二年,伯父、伯母也在相鄰的地方,門對門,并排修起了3間土坯房。上下空著的兩排,伯父為大,選了上排,修了自己的廚房、畜廄,父親則在下排修了兩層的畜廄,一個自然的小院就形成了。20世紀70年代初,衣食問題解決了,加上父母的精打細算、辛勤勞作,家里生活條件慢慢好了起來,父親和伯父商量著,在城郊干河村的巫家瓦窯買了小青瓦,兩家人都把茅草屋頂換成了瓦房。然后,在臨昭永公路一側選好“向山”的方向,修了一道共用的“朝門”。從此,一院兩家、情同手足、和諧相處,小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起來。

如今,這個院子經歷了將近60年的風風雨雨,依舊溫馨如故。父親36年前最先“走”了,之后伯父伯母也相繼“走”了,伯父家里的堂姐早年遠嫁他鄉。如今,84歲的母親,依舊同最小的兄弟住在這個四世同堂的老院子里。

年邁的母親常說,歲數大了不管事了,有兄弟一家操持家務,自己也輕松多了。在母親的眼里,兄弟是頭腦靈活、孝敬老人、能吃苦耐勞的。他從鐵匠干到石匠,從種包谷、洋芋、稻谷,到種核桃、花椒,從養雞養鵝養豬,到就近打零工……靠自己勤勞的雙手,在我們6個弟兄姊妹中率先致富,將父親修的兩層畜廄改建成水泥磚房。3年前,又將父親留下的那排曾經很風光的大瓦房改建成了水泥樓房,還做了屋脊裝飾。兄弟自己買了農用三輪車,寬敞的戶間道把院子和昭永油路連在了一起,出工下地,不再肩挑背扛,作物收成裝在車里方便快捷地開進院子。長大成人的侄子、侄女們,有的在浙江省固定務工,有的在昆明市安家落戶,辦起了洗車場,有的開起了公司,都買了小汽車。

母親常說,現在的政策就是好啊,城里有的鄉下也有了,鄉下有的城里還不一定有。何況,鄉下比城里還清靜。也難怪,母親以往進城總待不了幾天就急著要回“住慣的山坡不嫌陡”的鄉下。母親嘴上雖說,自己趕上了好時代、過上了好日子,死了都值得了。但是,每每想起早逝的父親,母親心里也是滿懷惆悵地感嘆:要是你爸爸在就好了!

曾經,母親最大的心病,總是擔心自己過不了80歲那個坎,當初是我借“算命先生”善意的謊言,說母親有九十六歲的壽命,才慢慢說服了半信半疑的母親。如今,歲數越大,母親反而看開了,心態也不再為“身后事”糾結。

坐在老家門前的屋檐下,母親像把玩寶貝似的,撫弄著手里的“社保卡”,隔著幾坵金黃的稻田,靜靜地細數著公路上過往的車輛和奔波的行人。母親對眼下的好日子格外珍惜,也很滿足、很愜意。按母親的說法是:過去“吃不像吃、穿不像穿的”都過來了,何況現在每月有“老年保”“高齡補貼”,還用上了手機、飲水機、電視機,重孫繞膝、衣食無憂,只管細數著光陰,享受天倫之樂。

是啊,母親這一生坎坷曲折的經歷,何嘗不是一段歷史的見證,見證了新中國成立的莊嚴時刻,見證了國家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發展歷程。老家那個普通的農家小院,從無到有,從茅草屋到小洋房,何嘗不是一段中國農村發展的縮影呢?

(作者系永善縣文聯主席,云南省作家協會、云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、中國詩歌學會、中國散文學會會員)

主編:彭念敏  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28964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昭通新聞報料:0870-2128964   昭通新聞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主編:彭念敏 責任編輯:李麗娟
標簽 >> 文學 70周年 見證 
    萨索洛对费拉拉spal 北京赛直播 哪个平台有秒速时时 重庆时时彩龙虎合走势图八方集团 3分赛车计划 自动投注app 新时时论坛 vr赛车彩票计划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19014 3D软件 微信棋牌小程序 河南快三200期走势图 135888平特一肖主一码 捕鱼大师2017现金版 极速时时计划13458 北京5分彩从哪出的